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巴曙松:新旧动能转换 资本市场作用不可替代

浏览次数:210次      更新时间:2019-03-27 14:02:48

3月25日,中国银行(港股03988)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巴曙松进行了“金融如何在促进产业升级与经济转型中成为国家核心竞争力”的演讲。

巴曙松指出,当传统增长动力逐渐减弱,宏观政策在试图降低增长对“基础设施+房地产”模式的依赖时,中国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板块开始快速发展。

但是,当前传统融资渠道未能充分满足新经济企业发展的融资需求。

新旧经济动力转换时期

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的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

巴曙松认为,产业升级与技术进步过程中金融如何成为国家核心竞争力是全球面临的共同课题。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TFP(全要素生产率)对GDP增速的贡献正处在历史的低点,中国TFP也呈现出向美国收敛的趋势,中国经济当前的转型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进行,进行的供给侧改革的关键在于提高TFP。

当前,中国经济传统增长动力逐渐减弱,宏观政策在试图降低增长对“基础设施+房地产”模式的依赖时,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板块开始快速发展。目前新经济的比重快速上升,不少产业度过初创期,迎来成长期。

全球范围内,轻资本的新经济正在加速替代重资本的旧经济,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短期内,行业ROE(净资产收益率)水平呈现“上下游分化”和“新旧产业分化”。

巴曙松表示,2018年中国经济确实有回落的趋势,但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产业新业态快速崛起。其中,信息服务业一枝独秀,同比增速超过30%。

此外,技术周期成为新经济发展的另一大背景。巴曙松认为,当前的技术时代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和70年代,都是旧技术的周期末尾和新技术的周期导入前夕。所以,各个国家都试图在争夺新技术周期导入的话语权。中国也不断加大研发投入,2018年研发支出占GDP的比重为2.18%,2000年时还只有1%。

在新技术周期导入的过程中,资本市场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既是风险分散机制,也是激励机制。“创新一靠研发、二靠资本市场,”巴曙松表示,发达的美欧资本市场是培育创新企业的摇篮,创新型的资本和研发是有机互动的过程。

中国当前在很多领域与美国还处于追赶状态,但是据IC insight数据,2013―2018年独角兽排名前五国家名次不变,前两位是美国、中国,分别有151家、88家,中、美两国全球占比76.3%。行业分布主要在互联网、高端制造、高端科技,其中技术导向企业增多,这也与科创板特别强调硬科技方向一致。

资本市场与新经济企业须匹配

资本市场对创新经济的作用不言而喻,但关键是目前金融体系尚不能满足新经济发展的需要。因为新经济企业成长过程与传统融资具有不同的风险特征和资金需求。

巴曙松解释,早期的创新型企业一般具有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但往往面临资本投入少、创业周期长、风险和不确定性高的难题,需要多种金融工具和孵化环境支持新兴技术的创新和产业化进程。

新经济企业获得银行信贷有诸多限制,比如不适用传统的银行估值方法、轻资产特性不容易提供抵押品、盈利模式和现金流在特定阶段很不稳定、传统风险控制机制的限制等,传统融资渠道不能充分满足新经济的需求。

比如生物医药行业,80%左右的资本支出是在研发阶段,但是研发阶段没有盈利,等到达到上市的盈利标准时,已经成功商业化的产品不需要钱了。

巴曙松表示,香港上市制度改革就是把上市融资时间提早到在医药企业最需要钱的时候,把控风险方面以专业的监管评估作为风险定价的参考依据。2016年在美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中,92%上市前12个月没有盈利。

与此同时,学习美国市场对股权的处理方式,重视人力资本。新经济企业管理团队的经验和核心科学家的技术和专业能力是有价值的,股权安排时认可他们的价值很重要。

所以,采取不同投票权的双层股权制度成为满足企业的重要途径,美国中概股采用不同投票权的股票市值占比超过80%,其中绝大多数是信息技术公司。

巴曙松指出,科创板和港交所的上市制度改革之前做的研究表明,新经济企业的这些诉求,在现有的金融体制内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不惜高价赴美上市,这也成为促进制度创新的现实力量。

科创板虽然受到争议,但是整个新经济还是寄予厚望,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在于VC(创投)、PE(私募股权)也需要退出,需要流动性。VC、PE基金是目前新经济科创企业获得融资的最主要来源,上市或并购是实现投资回报的主要途径,这有利于VC、PE的发展壮大,支持更多新经济。

巴曙松介绍,全世界的交易所都开始把重点放到新经济。金融体系怎么适应新经济增长的独特的融资需求,肯定需要金融结构的自我调整和革新,并且研究新经济内在的融资特性,未来新经济的发展也将给整个金融体系提出新的倒逼改进的需求。除此之外,创新型企业也要善于学习了解资本市场,了解不同市场的优势和制度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