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1月9日,朱民出席“第六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

浏览次数:464次      更新时间:2022-02-07 16:47:20

1月9日,在新华社瞭望智库主办的“第六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朱民表示:“在今天,对中国来说金融探索最主要的抓手就是零碳金融的转型和发展,而中国有经验、有机遇,也可以在这里实现换道超车,建立世界领先的零碳金融体系。”

朱民认为,建立零碳金融体系,金融业必须充分认识到碳中和的战略意义,要构建与碳中和目标一致的中国模式结构性货币政策。创新以物价稳定和经济增长为目标的“二支柱”货币政策向增加碳中和目标的“三支柱”货币政策发展。

绿色贷款整体规模还不够

论坛上,朱民表示,如果能实现碳中和,中国将进入另一个辉煌的40年。第一个40年是改革开放以来,但这是一个传统工业化的模式,而下一个40年是绿色发展模式,将会引领世界,能够让全球共享繁荣。

朱民称,实现绿色发展,金融的作用非常大,金融第一件事是要从现在的绿色金融跨越到零碳金融。

他表示,中国的绿色金融是全球领先的,2021年上半年已经有13.92万亿绿色贷款,全球第一,但是整体规模还是不够。零碳是工业和社会的根本结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说金融从绿色走向零碳特别重要。

“金融机构通过贷款的导向会引起整个结构的变化。”朱民表示。

与此同时,他指出,在碳价上升,新能源价格下降的冲击下,煤电公司对银行贷款的违约率会在10年内攀升,所以存量调整是重大的变化。四大国有银行对“五大门类”保持关注,贷款余额现在达到34.86万亿,这些贷款的质量也都会发生变化,需要金融机构进行管理。

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要和碳中和一致

朱民称,2060年我国GDP可能是现在的4倍,但是碳排放量几乎会下降为零,这是一个巨大的科技创新的结构性变化。

在朱民看来,金融要支持零碳科技创新,在4倍GDP增长空间下,零增长的碳排放核心是科技创新,太阳能、光伏创新效率从20%提到30%,这是非常巨大的变化。

朱民指出,上述创新需要构建中国模式的货币政策作为支撑。货币政策传统是物价稳定和经济增长的“二支柱”,现在会走向碳中和目标的“三支柱”,因为碳中和转型会引起金融的不稳定,所以政策必须考虑进去,模型、估算、测量都必须考虑进去。

他进一步指出,碳中和的增长目标与经济增长、就业息息相关,推进经济结构变化,需要有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我国央行有丰富的窗口指导经验,就是结构性政策,我们率先推出了对碳中和的再贷款机制,已经走在前面。

与此同时,朱民强调,整个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系统必须发生变化,也就是要和碳中和一致。比如,巴塞尔协议的第一支柱,最低资本要求,就要调高高碳资产的权重,降低绿色资产的权重,这个就要很谨慎,需要模型、计算考虑。第二支柱要鼓励开展气候变化和碳中和相关的压力测试,转型过程中有很大的风险。第三支柱市场约束下,要强化气候变化的披露,监管政策都要发生相应的变化。

他认为,在这个情况下,利用制度优势,利用绿色金融经验换道超车,超前进入绿色金融、零碳金融,这需要制定零碳金融的转型战略、路径和政策,制定零碳目标下的风险偏好,激励、披露产品,建立风险管理系统、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也要求金融机构从战略、技术到治理机制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觉得在今天,对中国来说金融探索最主要的抓手就是零碳金融的转型和发展,而中国有经验、有机遇,也可以在这里实现换道超车,建立世界领先的零碳金融体系。”朱民指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