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李稻葵出席“2018 (第六届)苏商大会暨首届苏商全面高质量发展论坛”

浏览次数:866次      更新时间:2018-12-12 20:37:36

2018年8月8日至9日,由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主办的“2018 (第六届)苏商大会暨首届苏商全面高质量发展论坛”在宁举行。以“四十而砺——改革者的再破再立”为主题,旨在总结江苏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碰撞改革再出发的智慧,为苏商迈向新征程支招,为江苏高质量发展集聚动能。

会上,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走上苏商大会“名家讲坛”开讲。令人惊讶的是,李稻葵教授“套近乎”有一套!上来就表示自己也是苏商后代,因为他的母亲是南京人,外公民国时期就在南京长江路9号搞房地产开发。从这个话题开始,他切入国运跟商运的关系,从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和演绎谈起,讲起中国经济的发展现状、中美贸易摩擦可能的走向等大家最为关注的问题。

他也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视角,为江苏实业经营开出“药方”:建设好供应链,立足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在坚守自己的文化基因、产业特色的同时,去调整和发展。

以下是李稻葵在会上的演讲节选,略有删减: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来到美丽的南京,跟大家谈一些我个人的想法。

今天我主要讲三个话题:第一个话题,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经济的运行状况;第二,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摩擦;第三,江苏的企业家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出调整。

1

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正轨

我的观点是,中国经济现在是走上了一个转型升级的正轨,总体上处在一个向上发力的正确方向。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中国现在统一的大市场正在形成。

对中国经济而言,这是我们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的依据。

我刚从安徽调研过来,离咱们南京近得很。而南京离无锡的距离还超过南京与安徽的边界,安徽的人均GDP是江苏的1/2,江苏人均GDP是正数第一。这说明以前我们这个大市场统一的不够,现在正在逐步统一,而有大市场之后企业才能做大。

第二,中国整体而言,技术和产业正在升级。

我给大家讲一个客观的数据,中国一年有700万大学毕业生,120万是工科毕业生。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已经连续两年把清华大学的工科排到MIT前面,列为第一。

去年12月,MIT学院的校董来清华,他们说这是MIT成立170年以来,第一次在美国之外开董事会,说要好好研究为什么清华大学的工科教育在很多方面超过MIT。我认为这是因为中国的工科教育,大量课程是真正工科技术,包括车钳洗刨焊等。

这样培养出的120万的工科毕业生,是咱们技术创新的底气。

第三,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在起步。 

虽然还需要改革创新,但总体上讲,中国已经探索出处理市场与经济的基本观念,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基本路数。当然这个任务并没有完成,还要继续改革,尤其是国有企业必须继续改革。

我刚从安徽回来,碰到一个传统行业的地方国企,做得非常棒。它15年前成功的改制,49%的股份属于内部职工通过某种方式持股,51%是国家持股,还是国企。自从这个改革以后,资产上升了300倍,这种改革是好的改革。

好的国企改革的方法就是一定要按照既有的方针进行混合所有制,按照市场原则去聘用高管等去发展。

2

去产能后经济在回暖

当前中国经济是怎样的状况?从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下半年我们开始往上行了,但是为什么上半年出了点问题?是因为很多具体政策调整的方向不对。

来看中国经济的各种指标,今年的上半年,只要是跟政府关系不太密切的经济自发的一些指标都还不错,包括民间投资增长速度,全国是8%

不过今年上半年,就全国而言,经济自身的增长速度是回暖的。

我注意到马省长刚才讲的重要数据,江苏省民营经济上半年缴的税,同比上升20%以上。当然,这个数字需要一分为二,一方面说明大家税负太重,另一方面,也是经济在回暖的一个表现。

税收是顺周期的,我们经济学讲:经济好,一分税收涨两分;经济差一分,税收降两分。

为什么今年下半年开始经济在回暖,停止了12—16年开始的经济下滑呢?原因很简单,12—16年,各行各业,尤其民营经济在去产能。去产能导致连续52个月是负增长,负增长的工业指数,使价格下降,倒逼很多不好的企业退出。所以连续52个月的去产能,广义上讲,使得经济开始回暖。

但为什么上半年企业界朋友感觉过得不好呢?原因在于政府在落实中央大的方针上面,我觉得不到位。大的方针:三个精准、三大攻坚战没问题,但是落实得太粗放,太一刀切。

两件事。

第一,财政上,上半年政策不是积极的。

中央说要施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上半年实际是收缩性的财政政策。为什么这么讲?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上升12%,财政支出只增加了8%

而且中央的财政支出,往往是以拨代支。比如钱拨给清华大学了,还没有用呢就算支出。所以上半年,国家的财政性存款跟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7千亿。而本来中央是安排了2.3万亿的财政赤字。但上半年不搞赤字,还搞盈余,尤其是对基础设施建设有直接影响。

第二个原因在于去杠杆的方式。

中央提出要结构性去杠杆,这个方针非常正确。因为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说整体杠杆率太高,是杠杆的结构不对。

中国整体杠杆不算高,整体债务加银行贷款,占GDP260%,这个跟美国几乎是一模一样,日本的债务水平,国债加地方债/GDP,杠杆率是350%。但是问题在于结构。

中央一年前提出要结构性去杠杆,把不良债务干掉。可是,今年上半年银保监,一刀切,发了100多个文件,要严控总体社会融资总额。

今年上半年,下降了2.3万亿的社会融资总额,其中主要是信托、银行的委托贷款。所以有上市公司去搞质押。这相当于一个有癌细胞的病人,他要通过节衣缩食的方式去除癌细胞,你应该是靶向治疗,把癌细胞去掉,而不是节衣缩食,减少吃饭。

这个劲使反了,我认为应该保持宏观金融的适当宽松。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倾向于认为,现在的股市是至暗时刻,最低点了。当然股市的事咱不敢随便讲,太复杂,我只是从这个因素讲中国上半年的经济形势。

3

中美贸易摩擦

第二个话题,中美贸易摩擦怎么看。

首先我讲一个观点,中美这场贸易的争斗、摩擦,根本原因是中美双方各自都发生了深刻的国内政治、社会、经济的变化,因此关系要重新调整。

美国发生什么变化?美国并不是铁板一块,特朗普代表的是草根和传统的美国。这个草根和传统的美国的想法是我们美国是信奉基督教、新教的,我们是光荣伟大的,我们是孤立的,我们凭什么要维持当前的国际秩序……

这是传统的美国,是1602年新教徒到了美国以后逐步形成的传统的意识形态,我称之为霸道

另一个美国我们熟悉,是精英的美国。基辛格、奥巴马、小布什、老布什,这一部分美国人是战后兴起的。1945年之后,他们统治美国,这部分是王道的美国。王道部分的美国人有使命感,要代表上帝去管理世界,把世界秩序搞好以后,我们是王,我们就收益了。

现在是传统的美国、特朗普代表的美国和精英的美国在打仗,它价值观念很不一样,但是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矛头针对中国,这两者达成了一个高度统一的点就是都对中国不满意。这是美国的变化。

中国也变了,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分两步走,到2035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成为社会主义强国。

这个报告,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可比《厉害了,我的国》厉害多了。我们实事求是,十八大以后更加明确中国发展道路,让美国人害怕了。这是双方都发生变化,这才产生了中美关系的矛盾。

用总书记最近的一句话讲再恰当不过:

这是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强国,必须迈过去的坎,早不来晚来,必须要迈过这个坎,必须迈过去。

第二个观点,最坏是什么情况?

用底线思维来看,中美关系如果弄不好,最坏是什么情况?我个人认为,最坏无非是美国人对我们所有产品加20%的关税,可能对我们的留学生签证有一定的限制,可能对中国的企业去美国并购企业要严格审查。

所以最坏的可能,无非是加关税,对我们的科技交流,企业并购产生影响。但最坏也不会变成美国和苏联的关系,不会一刀两断,不会彻底把大家跟美国的供应链彻底打断。

为什么不会?我给大家讲基本道理。

首先,根本上讲,特朗普所要的和中国所要的有一定的互补性

具体一点,特朗普无非是要从国际责任里退出,他不想搞巴黎协议、WTO、北约了,而我们想干的是增加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比如一带一路、亚投行,有一定的互补性。

再有一条,美国在中国的利益太大。最近有篇英国人写的文章,他发现美国大企业在中国的业务量以及获得的利润,除以他整个的业务量和整个的利润,超过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这是美国大企业在中国的利益,甚至于超过了中国经济的自身的重要性。

所以我想说,中国跟美国的关系,再好也不会像美日关系,不可能成为盟友,但最坏也不是美苏关系,因为利益交融太多。

我相信,下半年,11月以后,中美之间会有比较认真的谈判。为什么是11月以后?11月6日美国总统竞选,11月6日是11月第一个星期二。竞选之后特朗普才愿意跟我们谈,竞选之前不能跟我们谈的,中国跟美国白宫达成任何协议,都会被特朗普的竞争对手仔细分析,认为特朗普卖国了,是美奸。

他现在最佳的策略就是摆出强硬的样子,要跟我们打仗,然后说中国低头了。行吧,我们让你一下。

告诉大家,特朗普本人并不是对中国最糟的,而且坦率地讲,特朗普对中国在具体某一些问题上还可以,中兴通讯的问题要不是特朗普去帮忙,还会更糟。而且特朗普跟习主席个人关系还不错。每次都说,习主席跟我是好朋友,我们一定能够把问题解决了。

中美贸易摩擦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我最近跟一个非常著名的专门报道中美贸易关系的美国记者交流,他可以说是全球两个最了解美国贸易谈判的记者之一。

我认为,有可能是这么一个情况:美国人会持续地、长期地对我们施加大概2000多亿的产品加关税。

什么产品?是可替代产品。就是江苏企业生产的,德国也生产,美国给加关税,通过这个方式,希望转移一部分的需求到德国去。但是不太可能出现对所有5千多亿的对美国出口的产品加关税,因为美国内部受不了。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对一部分加关税,对我们进行审查、收紧签证,最有可能是放高调门。不怕,咱们好好应对,加快国内改革。

4

对江苏企业的三点建议

最后我个人对江苏企业,有一些粗浅的建议,仅供参考。

第一,要认真建设供应链,认真研究上下游。 

企业需要了解自己真正的最终的需求者是谁?是德国、东南亚、还是美国等。如果你同意我之前的分析,真是20%的关税对部分产品永远保持下去的话,对你的企业是什么影响?国际上,跟你相关的产业链会怎么变化?所以我建议,根据你企业的实际情况,做研究、做好应对的准备。

第二,脑子里要有两个市场。

一个是全球市场,另一个是国内正在形成的统一大市场。不要忘记国内的产业整体在升级,企业遇到问题,原料在国际上供应买不到了,你可以尝试在国内买。在自主创新的基础上,可以多找一些国内的企业来部分替代国外的企业。

第三,跟江苏密切相关。

我倾向于认为江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禀赋,就像自然资源一样,文化。苏商有自己的文化,我的观察是精细务实。借用江阴企业家的一句话:我们不怕吃苦,不怕吃亏,多做一点点。

所以紧紧抓住你的主业,做精、做强,转型不等于转行。江苏的经济像德国的经济,德国没有亚马逊,也没有谷歌,也没有强大的互联网经济,但是德国经济依旧坚如磐石。

德国在世界经济中属于搞实体经济的,江苏就像中国的德国。在每一个行业里面越做越深、越做越强、越做越精。不管世界怎么变化,总有不变的基础需求。

比如未来无人驾驶发展,还是离不开减振系统,离不开轮毂,离不开轮胎,离不开刹车,离不开传感器,离不开我的喷漆,这是咱们苏商立于不败之地的底气。

每一个企业家,每一组企业家,包括苏商,都有自己的命,你的命就是你的性格,就是你传统的基因。你不能把自己的东西丢了,坚定不移,按照自己的基因,按照自己的精神,去调整、发展。有了这一条,我坚信,坚定不移地相信,整个江苏经济会立于不败之地,会随着整个世界经济的调整、产业链的调整、中国经济的转型而不断地前进,谢谢各位!

大会现场,李教授接受了苏商全媒体的独家专访,以下为采访摘要——

苏商全媒体:7月7日,您在 2018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说,目前的中美贸易摩擦,是美国的“更年期”撞上了中国的“青春期”。美国才200多年历史,为什么您说它是“更年期”?中国有5000年历史,为什么说是“青春期”?

李稻葵:对,我是这么认为的。美国社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过去的“王者”变成了“霸者”,从“王道”变成了“霸道”,所以它是“更年期”;中国虽然有5000年历史,但是我们是不断地更新的,就像民谚说“猫有九条命”,我们历经不断的复兴、不断的凤凰涅槃,现在正进入一个国运上升的大周期,从这个意义上讲是“青春期”

苏商全媒体:您认为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是一场贸易战吗? 

李稻葵:美国人是想把这作为一场战争,但是战争需要双方能打得起来,我们中国还是坚定不移地坚持不仅维护中方利益,还要维护全球利益,所以我们不想变成一场大战争,还是希望通过外交手段,以协商的方式加以化解。

苏商全媒体:对于中国在这场摩擦或战争中表现出的民族性,您怎么看待?

李稻葵:中国不是铁板一块,我们有很正常的、很健康的、不同的观点,但是我相信不同的观点最终都应该统一为一种一致对外的、积极务实的、同时也是坚定信心的一种民族意志,能够合理地、比较完美地解决好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民族复兴必须迈过的一个坎儿。

苏商全媒体:您曾表示,从短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中国是可承受的,您作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李稻葵:出口产生20%的关税,对我们GDP的影响大概是0.3个百分点。这个预测跟大家业内的预测都差不多。在这一点上我们不是少数派,我们是多数派。我们有大报告:如果美国对中国全面加税,中国维持不变,那么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关税将从平均3%左右提升到25%,这将拖累中国GDP增速0.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如果中国也对美国全面加征25%的报复性关税,这最终会拖累中国GDP增速0.34个百分点。所以,从短期来看,贸易摩擦带来的冲击中国是可承受的。

苏商全媒体:您如何看待这种短期冲击在互联网领域的体现? 

李稻葵:对互联网短期的影响应该说不如个别人说的那么大。有个别人说美国会把根服务器给我们干掉,我不认为美国会这么干。如果这么干的话,美国自己在中国投资的企业都会跟着倒霉。因为毕竟美国现在还是大局的一个做局者,这相当于咱们是一个大宴会,美国总的来讲是盟主,如果这么干,就等于把桌子给推翻了,把我们当成伊朗了,跟我们打仗了,那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逼着我们自己另玩一套了,这个游戏它就不想玩了。美国为什么不敢违约?因为我们有1.1万亿的美国国债券,它不敢违约,不敢说我不认账了,不敢说我没收了。它如果没收的话,那么其他国家以及我们自己,就再也不会去买它的国债券了。美国把这个游戏就玩没了,它不敢,所以对互联网的影响没有那么大。

我倒是觉得有一个正面的影响,就是会让我们反思,我们应该怎么进一步去改革,去促进我们的开放,会让我们国内少数的对开放有顾虑的人,能够想通,逼着我们必须要开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是有利的。

苏商全媒体:您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金融行业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李稻葵:对于金融是另一码事。金融最大的风险在于如果我们的政策不调整,我们还会有资金外流,汇率还会再往下贬,这个是个风险,这个风险必须要牢牢控制住。现在看起来下半年正在调整,如果下半年股市能够稳住,利率能够降下来,这个能够控制住。

苏商全媒体:李老师半年前说过,如果您有100万,会选择持币观望,对吗?那么到现在为止半年过去了,您那个“观望中的100万”准备怎么处理?

李稻葵:我可以坦诚地说,我会关注一些价值被远远低估的上市公司。我说这话绝对是负责任的,我自己也是这么操作的,很多江苏的上市公司真的价值被远远低估了,我正在关注这个事儿。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文章、图片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公司观点,若有疑义,请与智库联系处理。
政商智库网隶属于北京正商方略经济咨询中心是一家独立的政策研究与咨询机构。广泛联络国内外政府领袖、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学者等,举办国际峰会论坛、组织技术交流、行业研讨会及参访,为社会各界提供智力支持。联系电话:13810102624(王老师)
主要业务领域有:战略咨询、公关服务、承接政府和企业委托、邀请国家各部委专家出席论坛会议授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