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12月1日 黄奇帆出席第四届(2019)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

浏览次数:238次      更新时间:2019-12-02 10:42:05

 
     黄奇帆围绕中小企业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发出关于现实的考虑。首先,前不久国家统计局公布了10月份CPI同比增长3.8%,PPI同比负增长1.6%。
  黄奇帆表示,长期这样的话,相对而言,相当于老百姓(67.440, -0.96, -1.40%)的存款利率下降了、企业贷款利率上升了。为了吸引老百姓更好地保持稳定的储蓄增加点存款利息,考虑降低企业的负担降低企业的贷款利息,明年为了稳经济、稳增长、稳金融各个方面发展,按照央行推动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传导和调控机制,推动贷款利息降得更多一些,是一个现实的考虑。
  而考虑到要降低利息的时候,一般我们会提出来这么几种忧虑:
  首先,如果现在把利息降个百分之零点几或者1%,是不是会助长房地产炒作?基准利息的下调面对的是实体经济,是整体的国民经济,在这个意义上,房地产的调控只是其中一小个环节,要稳住房地产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有各种经济措施,不是光靠货币政策一条来控制的。
其次,现在发达经济体都在降息,中国降息是不是在跟他们走?其实,这是两码事。发达经济体特别是像美国等发达国家原本实际利率已经到了1%左右,再降已经变零利息、负利息,他们这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量化宽松政策,无底线的宽松货币,长远看是有害的,我们绝不能走他们的路子。但是,这和我们讲的当前实际贷款利率适当降低是两码事。他们是在1%往0%、往负利率降,而我们基准利率4-5%,中小企业的利率在6-7%甚至10%以上,影子银行出去的15%、20%都有。在这个情况下,我们适当再降一点,跟美国人降到零利息、宽松货币两码事,不应该混在一起。
      最后,围绕有可能发生的经济困难或者国际金融负面的冲击,我们要多留一些货币政策工具空间,这个思考居安思危、留有余地,很重要,也很正确。目前,很多中小企业已经比较困难了,这个政策空间是可以及时用起来的了。事实上,我们中国的金融存款贷款利差是很高的。我们的金融GDP占全部GDP的5%可能是比较合理的,多出来的2-3个点,相当于2-3万亿,如果返还给实体经济,那实体经济会更好。政府在财政政策上每年1万亿、2万亿,应该说把这个工具用的比较足够了。下一步,如果金融业降一个点,国民经济中各类企业就减少1万多亿元的成本。这是可以做到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文章、图片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公司观点,若有疑义,请与智库联系处理。
政商智库网隶属于北京正商方略经济咨询中心是一家独立的政策研究与咨询机构。广泛联络国内外政府领袖、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学者等,举办国际峰会论坛、组织技术交流、行业研讨会及参访,为社会各界提供智力支持。联系电话:13810102624(王老师)
主要业务领域有:战略咨询、公关服务、承接政府和企业委托、邀请国家各部委专家出席论坛会议授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