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10月11日、周其仁参加“品质革命·对标世界”2019企业大会

浏览次数:203次      更新时间:2019-10-14 12:59:38

      很多大企业都出自小地方。这是因为这些企业所在的地方小,企业反而主动往外走,心中装有“世界地图”,企业从一开始就相信好东西是給全人类造的。而全球化的过程正是企业提升品质的一条现成路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10月11日在佛山召开的“品质革命·对标世界”2019企业大会上作主旨演讲时表示。

      中国制造业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品质突围有什么最佳路径?这是周其仁教授近三年一直调研思考的问题。2017年与2018年,周其仁深入几十家佛山企业调研,提炼出品质革命的10条战法,并引导佛山企业发出了全国首份品质行动倡议书。2019年他又和32位企业家观察员一起,走向深圳、长沙、北京、青岛四座城市,奔赴德国、荷兰、丹麦三大品质强国。拜访了华力创通、京东方、小米科技、酷特云蓝、双星集团、星邦重工、柔宇科技、大族激光等26家国内外企业,对话超百人,形成了30万字的调研记录。

      调研组发现,不同的企业进行”品质革命“,有不同的路径:有的是采取组织变革,有的通过智能制造,有的依靠科技创新的力量。不同“打法”的背后都是殊途同归。无论是围绕技术变革、车间变革、组织变革,还是人的变革,最终都离不开思维创新、品质创新、战略创新。在周其仁看来,目前中国制造业的生命线就是品质提升。

      他认为,中国制造正在面临全球“三明治”的困局。一方面是发达国家基于新技术对高端制造的把控,一方面是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区域的成本优势。中国制造夹在中间已经无法摆脱“成本的诅咒”。如何突围?制造业怎么从数量走向质量?”这个’坎‘怎么越过去,是一场躲不开的大考“。

      周其仁曾在他的书——《突围集》中梳理过“突围”的方法:一个是改革突围,通过改革降成本,特别是降低体制成本。第二是创新突围,同样的成本做不同的东西,做更好、更优的产品。创新不完全是造新产品,更是同样产品的品质提高,现有产品的质量提升。通过此次调研,他有了更务实的想法,主要解决”怎么办?“

      周其仁对中国制造如何开展“品质革命”提出五句话的总结:

      1、“小地方的普通人,能在全球舞台上创大业”

      2、“造出好产品、供应全人类”

      3、“让客户感知我们的产品更好、更精、更专、更特别”

      4、“持之以恒登台阶、爬上坡、攀高峰”

      5、“建设品质革命的登顶大本营”


经济学家周其仁现场以《攀登品质高峰》为题发表主旨演讲。

      大公司出在小地方

      “很多大公司出在小地方,这是调研中一个最受刺激的现象。”周其仁表示,就像佛山很多企业都在镇、村里一样。比如:美的作为世界五百强也是扎根在小镇里,都是草根基础。这样来看,全世界可能都有一些共同的规律可循。

      在德国慕尼黑和斯图加特,离斯图加特大概八十公里的小山村是一个旅游名胜。这里一家做卫浴水龙头的村办企业叫汉斯格雅,这家一年只有10亿欧元的销售额,77%的销售在海外。又如巴斯夫是全球知名的化工公司,也是一个小城里的企业,去年在全球市场达到625亿欧元的销售额。

      荷兰一个很小的城市——埃因霍温,只有88平方公里、22万人的一座小城市,培育出飞利浦、阿斯麦、恩智浦等全球领先的科技巨头,成为一个独特的经济现象。

      荷兰代尔夫特镇的代尔夫特瓷器公司,一家做600万欧元生意的公司,向来客亮出一张世界地图。公司60名员工,但是做的也是全球生意。荷兰4.2万平方公里,有1700万人,没有什么天然资源,这样一个小国家,五百强公司有很多个,如果按人均算,是全世界五百强企业最多的国家,产生了诸多著名品牌。

      周其仁表示,代尔夫特陶瓷敢向来客亮出一张世界地图。同样量级的中国公司,有几个会给别人亮世界地图,就是卖到世界的也不亮。因为不是中国企业的产品卖出去的,是别人给他捎出去的。将来中国企业家打翻身仗,这是一个突破点。这些小地方的大公司,不会掉下身价打价格战。这个地方的人不买,那个地方有人买,全球消费市场支撑起企业的品质。所以品质要求一旦提升以后,总能找到一个最优的市场规模来支撑。反过来看,如果佛山的企业只在广东打,打到最后就只有价格战一条路,只有越杀利润越薄的一条路。这是周其仁在荷兰等地调研更清楚的一个逻辑。另外,”蓝瓷技术从中国来,在荷兰先卖给皇家,是从上往下打,先升维再降维。我们中国的公司有几家能够做到这样?所以小地方出大公司、好公司“。

      周其仁建议,中国企业家要把全球消费者装在心中,70亿人口的市场大于14亿。重要的是企业不把市场的阵地拉开打,不利用不同层次去打市场,“品质革命”是很难做到的。更重要的是,有的时候不仅在熟悉的领域打,要到一些难打的地方打倒逼企业提升品质满足消费者的更高需求他举例说,华为为什么一定要打出口市场?它对提升品质有重要意义,华为3G、4G曾做了很多储备研发,当时国内还没有发牌照。华为决定先到发达国家打,到西欧等高门槛国家打,市场检验什么地方不合格就研发提升什么,即使是70美元一小时的国际顾问费,华为也肯付,几百个专家为华为不断研究。最后企业走出去了,华为在高端市场站住了脚,再回国内开发3G、4G,开始打回国内市场。因此,跨国作战不是赶时髦,更重要的是对企业提升品质是一条非常现成的路径。

      好产品为全球造

      ”好东西是给人类造的,很多优秀的小强国、小公司后来那么大、那么强,起因就是它开始的想法就不一样。他们认为,好的产品不仅是丹麦人需要,荷兰人需要,而是全世界的人需要。周其仁说。

      比如,飞利浦当年在非常小的一个农业地区,但却“点亮全世界”,电灯泡不仅荷兰人需要,全世界都需要好灯泡,这样的格局,让飞利浦很快走向世界,成为全球第三大生产商。他们的世界观就是,“好产品是给人类造的”。

      再拿荷兰代尔夫特瓷器公司举例,代尔夫特是当年荷兰东印度公司的6个据点之一。最早是皇家授权其在全世界做贸易,把东方好的东西带回来,瓷器就是其中之一。结果清朝时期,中国动荡,瓷器无法稳定供应。于是他们自己研发,在中国瓷器的基础上吸收、消化,加上自己的元素,最后研发出了代尔夫特的蓝瓷,形成一个全球知名品牌。这个蓝瓷是中国的形式,但是产品中有很多技术细节改进了,更重要的是跟荷兰的文化结合起来。在这家公司的博物馆外面,调研组看到排满了来自各国的参观游客。”他们将蓝瓷卖到全世界,不是卖出去,是各国旅客走到这里买了带回去的。这样一个优质瓷器产品不仅荷兰人喜欢,英国人喜欢……好产品全人类都喜欢。这对中国企业的视野与格局有很大启示。”周其仁说。

      一个指头大小的助听器,做到140亿元人民币的营业额,全球有一半都在这里生产。以奥迪康为典型,这是低调的丹麦制造背后蕴藏的大能量。助听器并非由奥迪康原创,最早由美国科学家发明。1904年,奥迪康的创始人汉斯·戴蒙特为了帮助妻子以及像他妻子一样有听力障碍的人能更好地享受生活,开始从国外批量进口助听设备。从贸易起家到全球领先的行业巨头,奥迪康作为后发者,凭借小产品成功逆袭,技术创新是最有力的武器。据奥迪康统计,目前世界上有10%的人需要助听设备,其中65岁以上的人中,有35%—45%要用到助听器。奥迪康在全球布局,甚至在中国三线城市都有奥迪康。全世界每卖出去每两副助听器其中一副就是奥迪康。

      周其仁表示,在德国、丹麦、荷兰调研,发现很多企业的价值观就是“为更多的人民创造更好的生活”。好的东西不是只有自己的国家才需要,要突围出去。因此,小地方出好公司,条件就是“心”要非常大。要看到好产品不仅只有国内或某个区域这个圈子里的人才会享受,好产品全人类都需要,这个观念要突破。

      反观之,佛山的文化根底很深,需要怎么跟产品结合?怎么跟佛山的产品一体化?怎么把更多的文化因素引到产品的对象中。周其仁对近600位佛山企业家说,随着消费者的收入提升,消费者看的不只是功能性的东西,对文化、历史的品位培养起来以后,对艺术的东西就会爱不释手,这将产生巨大的市场。中国制造业企业应该思考,如何将一个传统产品做得有生命力,将传统产品做成传承,成为不断升级转型的“百年老店”?如何将文化、历史与产品有机结合,从而提升传统产品的附加值?企业家需要深入思考。

      从质量到品质,“品质革命”要换位思考

      “品质革命”就是一个跨台阶的路程。在周其仁看来,首先是功能,然后是坚固、质优、舒适、极简,环境,这是品质提升的阶梯。特劳特战略定位公司有一部著作叫《重新定位》,因为市场消费者大家的期望值都在变化,重新定位,重新做到符合要求,这是“品质革命”。

      在如今这个同质化时代,供应商太多,中国市场就像特劳特公司讲的一样“Me too市场”,一个公司赚钱,就会跟着出来几百个、几千个甚至几万个企业,到头只有一条路—杀价格战,这个Me Too市场打价格战打得几败俱伤。因此,周其仁表示,要把质量问题和定位结合起来,质量也要定位,高端、中端、低端,品质革命不是把所有产品都做成高端产品,而是说每个档次的质量都要符合要求。高端有高端的要求,中端有中端的要求,低端有低端的要求,清清楚楚把它定位。

      从质量到品质,“品质革命”要换位思考。品质什么?“品”是三个口,得大家说你好。现在很多公司为了说质量好,把技术指标一大堆列出来,不是博士读不懂,普通消费者没有功夫看公式、数量、外文名词,因此,“制造业企业要换位思考,让客户感知我们的产品是更好、更精、更专、更特别的”。周其仁建议,企业要用很少的信息占领消费者的心智结构,从质量到品质,不单单是自己认为高质量,高质量还要人家认同你的高质量,承认你的高质量,看重你的高质量。佛山制造走到今天,企业知道自己产品好,企业也用心把它做好,但是怎么让消费者觉得你好,值得思考。

      周其仁还观察到一个企业现象,发明高压清洁机公司凯驰,这家公司的工程师带着团队去全球很多著名建筑免费清洗,每年进行全球的文化支持项目。这几年清洗了很多全世界的名胜。每年大概花费15万欧元,作为公司常年的开支。这个启发是,企业做广告固然很重要,可是广告打到消费者都看不进去,广告还能继续打吗?有的时候企业竞争只看对手,不看顾客,这是犯大忌。竞争是竞争客户的注意力、竞争客户的满意度。很多企业经常打偏了,你打广告、我也打广告;你降价、我也降价。“想想看,这家企业把美国国家公园,4个巨石刻的总统像都给洗干净了,美国公众、美国市场、美国消费者怎么想?消费者是会联想的。”

      佛山要成为登顶品质革命的大本营

      对标世界最高最好最优,探索佛山市迈向高质量发展之道,争当地级市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是佛山正在掀起的“品质革命”行动。

      周其仁建议,佛山有深厚的制造业根基,以及500年的传承,佛山应建设成“品质革命登顶的大本营”。

      周其仁说,真正打“品质革命”这个仗,每个公司如果不连片、不成气候,是不行的。就像电影《攀登者》,登山登顶,要有一个大本营。推进中国制造的“品质革命”,应在一个地方形成一片热土,形成产业群。企业到了这个地方,大家都做同样的事情,有共同的价值标准,有共同的氛围,离开这个地方空气就薄了。

      佛山是中国制造“品质革命”的一个大本营。佛山有烧了500年的南风古灶,有制造业的传承,很多基因就埋在这里。就像佛山学者龙建刚所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化是一种气质,也是一种气场,一个地方的风度、、文化是一种氛围,文化是空气和水,平时大家不在意,一旦没有,那是要死人的。”制造业没有氛围,是造不出好产品的。

      据了解,佛山如今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样本城市。如何寻找制造业的品质突围路径,培育更多追求品质的百年企业,一直是佛山品质革命的探索方向。佛山正对标世界中,全球标杆企业的高品质,打造品质高地,让佛山制造“高品质的场效应”辐射全国。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文章、图片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公司观点,若有疑义,请与智库联系处理。
政商智库网隶属于北京正商方略经济咨询中心是一家独立的政策研究与咨询机构。广泛联络国内外政府领袖、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学者等,举办国际峰会论坛、组织技术交流、行业研讨会及参访,为社会各界提供智力支持。联系电话:13810102624(王老师)
主要业务领域有:战略咨询、公关服务、承接政府和企业委托、邀请国家各部委专家出席论坛会议授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