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专家观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观点 >> 查看详情

11月24日,黄奇帆出席“潮起钱塘·数字丝路”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

浏览次数:162次      更新时间:2020-11-25 14:40:27

 11月24日,在“潮起钱塘·数字丝路”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发表了题为《自贸区加速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演讲。他判断,到2035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有50%要靠跨境电商。

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由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主办,于11月24日至25日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峰会以“贸易新势能 智造新未来”为主题,设置了全球变局、品牌出海、模式更迭、智造将至四大板块,展望贸易数字化新未来,为广大从事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更落地的参考方向和思路。

以下为黄奇帆演讲摘录(为尽量保留原意,文章仅作简单删减和文字校正):

破局中日自贸协定等

全靠它来探路

今天,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与自贸试验区的研讨合并在一起开,主办方让我就自贸区怎么发展、发展的战略意义和发展的途径做一个演讲。所以,我按主办方要求,从自贸试验区建设和跨境电商发展相结合的角度做一个演讲。

首先,为什么要搞自贸试验区?我觉得有两点。

第一,从宏观上说,它是为我们国家和国际上其他地区、其他国家共同推进自贸区服务作探路。所谓自由贸易协定,就是国家和国家之间要实现六个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金融自由、物流货物流动自由、国际人员进出就业自由以及数字交易数字经济方面的国际流通自由。国家之间,实现这六个自由就相当于建立了FTA(自由贸易协定)。

一个国家在某一个地块上实行六个自由的探索,就是自贸试验区。所谓自贸试验区,就是在试验探索的基础上要推广到整个国家,使整个国家和别的国家搞FTA、六个自由的时候有实践的基础。在三中全会的改革开放决定里第七章写到改革开放的时候,是把国家和国家自由贸易协定、自由贸易FTA的推进和我们境内进行自由贸易区试验的内容是写在一个段落里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搞自由贸易区的宏观上的定位就是为国家和国家之间搞FTA进行探索。

最近,我们和东盟、日韩等15个国家达成了一个自由贸易协定,这里面就有六个自由方面的内容。以后我们跟日本搞自由贸易区,跟欧洲搞自由贸易,这些都会涉及到现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一些探索。探索得越快越有底数,为我们整个国家融入FTA提供基础。

第二,作为中国当下最为开放的一个地方,自由贸易区要通过制度开放创新,来解决我们四十年来开放发展出现的薄弱环节。在过去四十多年里,我们国家的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使得我们国家的进出口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国,我们的工业体系也成了世界第一大的工业体系,我们国家的GDP总量成了世界第二大的综合经济体。

我们国家的开放还有四个薄弱环节

这些年改革开放取得了不小成就,但是我们还存在着开放的不少薄弱环节。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开放薄弱环节有四个,这四个环节都需要我们今后通过FTA、自由贸易试验区来逐渐把它解决好。

第一个是金融的开放度不够。加入WTO以后,各个地区都可以办这些外资金融机构。事实上到去年为止整个国家的外资金融机构的金融资产只占中国全部金融资产的1.8%,这个开放度显然是不够的。同样工商企业的外资资产,外资在中国工商企业中的资产占30%左右。

第二个是服务贸易开放度不够。我们国家的服务贸易,目前有四个短板——

我国的整个服务贸易体量是7500亿美元,服务贸易出口大体上是2000亿美元,进口是5000多亿美元,逆差3000多亿美元。货物贸易做了4万多亿美元,顺差4000亿美元。

就这,还被个别国家认为是中国占领了他们的市场。如果把我们的服务贸易逆差和货物贸易的顺差相抵的话,其实我们的进出口总量是基本平衡的。服务贸易的3000亿美元逆差在世界上占多大比重呢?全世界180个国家的服务贸易逆差加起来,全部的逆差就7000亿美元,我们一个国家就有4000亿美元。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有点被动、有点吃亏的。

再者,我们境内服务贸易出口往往是劳动密集型服务贸易,而从境外进口到中国的5000多亿美元往往是资本密集、技术密集、人才智力密集、附加值密集。这是我们的第二个短板所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样让中国的服务贸易把附加值提高,什么是资源密集、资金密集、技术密集、人才密集、附加值密集的服务。

服务贸易还可以促进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而中国的服务贸易自身都还没有做够做大,更不要说跑到世界各国做其他国家的服务贸易。比如说,我们有4600亿美元的货物进出口贸易顺差,这个4600亿美元货物在进出口的时候会有国际的物流运输,这种物流运输是服务贸易,4600亿美元这种商品需要商业保险,保险也是服务贸易。

此外,4600亿美元互相之间要清算、结算,有的是离岸结算,有的是在岸结算,如果货物贸易中伴随的服务贸易一般占货物贸易总量5%,我们这个4600亿的5%就该有2000多亿美元。这2000多亿,我们做的只有几百亿,我们家里进出口的生意由别人在帮我们做。

第四,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大国,全要素产业链的大国。现在的制造业往往70%的国际贸易是制造业中的半成品、原材料、零部件、研究开发贸易,产成品买卖只占30%,所以在全球产业链里面伴随着产业链的生产性服务业也都是服务贸易。上中下游和国际商品之间的交换,这种交换形成的生产性服务业,售后服务也好,生产过程中的物流运输也好,仓储管理也好,研发也好,我们这一类的服务业大部分由外国人在做,表现为中国的服务进口。

既然是帮中国做货物贸易中的服务贸易,为什么做生产产业链中的服务贸易的这些境外公司不到中国来做?能一年80%的时间在中国各个地方呆着,为什么最后表现出来却不是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做服务贸易。如果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做服务贸易,还是表现为中国的服务贸易出口。但是这些企业大部分注册在中国香港、新加坡或者日本、韩国,或者注册在欧洲、爱尔兰,因为那些地方自由港个人所得税15%,企业所得税15%,而我们境内个人所得税45%、企业所得税25%,比较高。

我们的服务贸易有这么四个问题,如果解决好了就是一件大大的善事,所以9月份党中央开了一个全国性的服务贸易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到会做重要讲话,对服务贸易进行了重要的动员。这也充分说明,中央把解决服务贸易的问题放上了日程,把服务贸易的发展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环节。

第三个薄弱环节就是我们在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领域,对外开放不够。这些领域的开放就表现为国际化的服务贸易。如果外国人到中国来办教育,中国人到境外去读书,也都是服务贸易进口和出口,都是统计在服务贸易范围内的。我曾经在新加坡看到了美国常春藤大学办的一个学校。我当时就好奇,新加坡才400万人,在这里办大学生源够不够?事实上,生源多得“人满为患”,其中90%是中国大陆过来的。我认为,这样的一些重要学校如果能引入中国,既可以提升中国的教育、增强教育服务,也可以是我们服务贸易的消费量。作为服务贸易,教育、卫生、文化怎么适度放开也是要探索的。

最后的一个薄弱环节就是数字经济。一个国家数字经济水平发达不发达的比较有四个指标,即流量、IP地址数量、宽带使用费用、国际间的访问量。就前三者而言,中国都是位居全球前列,但最后一个指标,中国的排名比较靠后,较印度、俄罗斯、东南亚也有一定差距。这一项数据落后,就限制了国内的数字经济整体发展。

自贸试验区探索的关键

不在于“5+2”、“白+黑”

接下来,我们来说一说,自贸试验区具体应该怎么搞呢?我认为,探索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关键,不在于“5+2”、“白+黑”去搞开发区、城市新区,也不在于拼命招商引资,搞一个个的大型外资工厂、企业。重中之重,是要建设国际化营商环境的国际化、法治化,例如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待遇、知识产权保护等等。

首先,通过优化营商环境,自贸区要探索六个自由,为今后中国和境外搞FTA创造条件。这其中涉及的FTA重要条款、协议条款就包括数字经济交流的条款、金融开放的条款、服务贸易谈判的条款,也包括教育、卫生、文化的条款。这些条款探索不到位,FTA就一个都办不成。在这个意义上讲,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神圣任务是为国家FTA合作打下基础,解决四个短板,使我国形成新的开放高度、深度、广度。

第二,以三单分离推动离岸贸易、转口贸易。一般贸易进出口中会有一个贸易合同、贸易签单以及货物到港离港整个货单仓单。这三单合一是一个规范的正常的进出口贸易。而自由贸易区不一定需要三单合一。

离岸贸易就是如果我在自贸区里认识韩国人,又认识新加坡人,结果他们两方通过我的撮合做成了一单业务,业务合同签单在我,税单也交在这,而货物是从新加坡直接运到韩国,完全用不着到国内港口,那就是两单合一,第三个仓单、货单不经过你,这就是离岸贸易。

还有一种是转口贸易,这个单就是进了浙江,东西最后是到上海、郑州去的,生意是我这边签的,这叫做转口贸易。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香港去年是11200亿美元的贸易量,有6000亿美元是外面的货运到中国香港,在中国香港的港口装卸了,再从中国香港转到境内其他地方。中国香港用不到那么多货,实际上做的是转口。另外还有5000亿美元货物根本没进中国香港,是转口。所以它是贸易中心,贸易流量、资金量非常大,但做的是转口离岸。在这个意义上,这就是自由港,自由贸易区要干这个活。如果你只是在干三单合一的活,用不到自由贸易区,一般港口都在干这样的活。所以杭州的自贸区完全可以集聚一批贸易精英,把世界各国的转口、离岸贸易在这里集聚。

第三件事就是要重点发展与跨国公司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刚才,我说了当今世界加工业、制造业70%的贸易量是零部件、原材料、中间品的贸易,各个国家总是互相形成产业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这个情况下,产业链就会形成物流服务、研发服务、仓储服务、信息服务等等,所有这些生产性服务业都属于服务贸易。在自贸区里面注册一批公司,这种公司可以专门为整个中国的产品销到世界以后提供售后服务,而售后服务的总部就在杭州或者宁波自贸区里,呆在这里以后享受自贸区政策,人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做售后服务。

还有一个概念就是这个产业链交易过程中的结算,这种结算往往是离岸金融结算,也就是说这个产品都在世界做交易。结算中心往往是在新加坡、中国香港,因为它是一个离岸的金融结算。现在,我们中国有2万多亿美元的加工贸易,它的结算表现为离岸金融结算。但这个2万多亿美元的加工贸易,跨国公司的结算中心有4000亿美元在新加坡,3000多亿在中国香港,在爱尔兰也有3000多亿,还有韩国等等其他地方,我们中国境内基本上没有展开这种离岸金融结算。我们自由贸易区要把这一块抢一点回来,哪怕2万亿拿回1万亿也好。1万亿美元的结算,一般有1%的结算后的税收、1%的费用。这个结算已经算第四件事了。

第五个是推动金融业的开放。这个金融业开放就是我刚才说的,我们国家金融机构开放度不够大。今年6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确定宣布了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准入环节放开。原来规定外资证券公司不能超过25%的股权,现在可以放到100%;原来规定外资保险公司不能超过49%的股权,现在可以100%;原来规定外资银行50%的股权,现在也是100%。另外,相应的营业范围也放开了。

疫情下美国、欧洲的跨国金融资本在几个月内就进入中国,到7月底统计新增100亿美元的注册资本到了中国。金融机构的100亿美元,杠杆比1:10,可以运行1000亿美元,所以你去看疫情下外资蜂拥而来,只要我们开放,这个市场是会来的。来了以后,我们的金融机构是不是有压力呢?有压力也是越战越强,开放会倒逼我们的金融机构健康发展。另外,外资金融机构进来不是要把比重变成30%、50%,而是在现在的基础上涨10倍,也就是占比10%多,应该问题不会大,而且是适度放开。

第六方面,是涉及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服务领域的逐渐放开。这里面不仅是教育、卫生,还包括文化,进一步扩大教育培训、科研创新、知识产权服务等等,包括数字文化、艺术品、创意设计、出版文化、装备制造各个行业都是可以逐步放开的。

第七个方面就是跨境电商,这也是今天讨论的主题。我们跨境电子商务从2014年以后开始,先是6个城市,现在已经覆盖到21个省的跨境电子商务的试验区,现在在全国其实已经全部推开了。每年跨境电子商务的零售量、销售量增长50%以上。但整体而言,跨境电商的规模仍然较小——去年我们全部的量只有200多亿美元,是进出口贸易4万多亿的0.6%。

我注意到,在疫情之后宁波、杭州等地的跨境电商在逆势迅速增长。我可以做一个预判,十年以后整个中国的进出口贸易至少30%或者三分之一,35%是用跨境电子商务的形式来表达的。也许这个话说得还保守,如果再乐观一些,到2035年有50%的贸易量,跨境电子商务都是可能的。

加速跨境电商发展,下一步要推进以下几方面的工作:要抓住跨境电商的机遇,需要从三方面进行推进:首先,我国海关和商务部对跨境电商的支持;第二,B2B、B2C的跨境电商模式一同发展;第三,是在企业互相监督、数字化技术保障的基础上,在自贸试验区内打开数字防火墙,促进数字贸易的开展和推进。而中国正在进行的自贸试验区建设带来的各要素的自由流动,将有助于促进这一进程。

最后特别要说的一点,就是数字贸易怎么推开。这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刚才说的跨境电商的访问。

如果这个国际网络访问不能在全社会一下子放开,至少在120平方公里或者在杭州的30、40平方公里的自贸区里,可以把这一块数字防火墙打开。

在机关单位、保税区自贸区的写字楼里,一些公司要访问境外的数据,其实可以适度放开。在互相监督的基础上通过数字技术把方面的东西搞好。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了。

我昨天也仔细看了我们自贸试验区杭州片区的方案,令人鼓舞。杭州的自贸区37公里,分了三个方面展开。同时,杭州还有一个自贸试验区联动创新区,这个联动创新区差不多118公里,其实还可以辐射到整个杭州。

杭州自贸区的重点是发展数字经济、数字贸易、跨境电子商务和数字制造、新基建板块上的各个方面的事,我觉得这些材料写得非常内涵、非常详实,不愧为杭州作为中国数字经济的开放高地、数字经济的技术高地、数字经济的人才高度。

我就讲这些,谢谢!